生死北歸路

1949年10月1日下午2時半,海遼輪的方枕流船長命令全體船員在后甲板上集合列隊。3時整,伴隨著收音機里傳來的《義勇軍進行曲》,海遼輪上與天安門同步升起了新中國第一面五星紅旗

 

1949年1月下旬,南京、上海處于解放軍兵鋒所指。蔣介石為保實力,令國民黨招商局一部分船只留在上海,大部分船只向臺灣、香港撤退。

華夏“東方輪”號上的第一批船員,攝于1949年初于香港。照片來源:劉辛南

 

華潤公司“東方號”船長劉雙恩

 

中共香港工委根據中央指示,對國民黨政府駐港企事業單位,包括香港招商局,開展統戰工作。華潤公司與香港招商局有著業務往來,當仁不讓肩負起了策反招商局在港船只的使命。

面對這個艱巨的任務,華潤公司“東方號”船長劉雙恩從舊日的下屬——招商局海遼號船長方枕流身上找到了成功的希望。方枕流受到劉雙恩的長期影響,思想非常進步,主動向組織靠攏,并在華潤的領導和協助下,精心策劃起義方案,尋找北歸時機。

1949年1月31日,平津戰役勝利結束,北平和平解放

 

在國民黨劫持下,招商局的主要運力幾乎全部被用于承運軍隊和美國政府援助國民黨打內戰的軍用物資。海遼輪是國民黨招商局十九條三千噸大湖級海輪中的一條,是奉命運輸國民黨殘兵敗將的主力船只之一。從7月下旬開始“海遼”輪被困在臺灣,停泊于基隆港。此時,解放大軍摧枯拉朽,南粵已岌岌可危,“海遼”輪一旦被命令劃歸臺灣軍政當局管轄,就再沒有起義機會。

海遼輪

 

8月20日,“海遼”輪接到去廣州黃埔港接運軍隊去海南島榆林港的開航命令。這令方枕流喜出望外,當即找到了借口,向臺北招商局總管理處提出需要進入香港加油。雖然未獲批準,他還是指揮輪船悄然駛進香港港口,與劉雙恩成功接頭。

方枕流按照劉雙恩的指示,在“海遼”輪秘密組成了以船長方枕流、大副席鳳儀、報務主任馬駿和二副魚瑞麟4人為主的起義領導核心,召集海遼輪上的十幾位骨干船員開會,做好了起義的組織準備。

9月18日下午,劉雙恩把港澳工委的介紹信與華潤的介紹信帶給方枕流,并要求方枕流把起義領導小組成員方枕流、席鳳儀、馬駿、魚瑞麟四人的家庭住址,家屬名單交給他。方枕流說:“如果我犧牲了,請組織教育好我的三個孩子?!?/p>

而事實上, “海遼”輪在離開駐地香港后,沿香港到馬尼拉航線向南航行,穿過巴林塘海峽,轉向進入太平洋,遠離臺灣東海岸,繞道北上,沿韓國西海岸北端駛入渤海,最后到達大連,這條長達2000余海里的回歸路途中,也確實充滿了九死一生的驚心動魄。

1949年9月19日晚11時,46歲的船長方枕流站在“海遼”號船頭,向50多名水手大聲宣布:“我宣布一個重要決定:‘海遼’號現在起義,脫離國民黨的統治,開往解放區……”話剛說完,一部分船員們表示支持,另一些人卻憂心忡忡。

一個聲音很突兀地響起:“我不同意!你們投奔共產黨,國民黨的飛機能放過我們嗎?”這人名叫金久成,是“海遼”號上的大管輪。按國民黨頒布的《非常時期國營招商局實行軍事管理辦法》,被軍事征用的船舶,船員擅自離船都會受軍法懲處,更何況叛離。

受到恐嚇的水手們也都交頭接耳,紛紛議論起來。金久成剛說完,船衛長侯登山立刻拔出手槍,指著方枕流說:“你涉嫌背叛黨國,我宣布逮捕你!”

 

這樣的局面,劉雙恩也與方枕流曾經充分估計過,早已做好充分準備。侯登山剛舉起手槍,話沒說完,輪機手劉德舉起大扳手猛地砸在他的右胳膊上,手槍也被砸落。另外4位輪機手同時配合,瞬間控制住了金久成、侯登山,牢牢地捆了起來。

船上的威脅解除了,但是八天九夜的航程中,一旦國民黨反應過來,隨時可以派出飛機擊沉輪船。死亡的陰云還是籠罩在海遼號上。

怎樣才不會引起敵人的懷疑呢?按照之前與香港工委和華潤方面的計劃,方枕流與起義骨干們反復研究后決定:“海遼”輪一旦開航,報務員就立即用電臺向汕頭發報,以主機故障、需要搶修的借口來拖延時間。如果能以此方法迷惑國民黨軍,“海遼”輪可以爭取到5天時間,航行1000多海里,這樣國民黨軍便無法掌握“海遼”輪的真實動向。

同時,要在一碧萬頃的海面隱蔽船身,不至暴露行蹤,唯一的辦法是給“海遼”輪改名換姓。方枕流反復研究《世界船務錄》,發現“海遼”輪外觀與英國“瑪麗莫勒”號輪船很相近。方枕流指揮船員在19日夜便開始偽裝船只,把“海遼”輪重新涂漆。他還親自去甲板上指導調漆工作,同時在仍然心存疑慮的船員之間耐心地做說服工作,打消了最后一些反對起義的船員們的憂慮。許多船員夜以繼日地油漆船身,他們用漆刷把救生圈上原來的“上?!薄昂_|”字跡涂掉,改成英國的船名“MARY MOLLER”;煙囪上,也換上了英商莫拉輪船公司的標志“M”。

為了起義的勝利,船員們連夜突擊完成船體的油漆偽裝,他們用漆刷把救生圈上原來的“上?!薄昂_|”字跡涂掉,改成英國的船名“MARY MOLLER”;煙囪上,也換上了英商莫拉輪船公司的標志“M”

 

剛改裝完不久,一架美制國民黨雙翼偵察機,在“海遼”號上空盤旋了兩周后沒認出它的真面目,掉頭飛走了。

20日傍晚,“海遼”輪電告汕頭招商局稱:“主機滑動氣門調解閥發生故障,在同安灣拋錨修理?!?/p>

22日下午,“海遼”輪電告汕頭招商局:“估計第二天可修妥。到港延期,甚歉?!?/p>

23日上午稱:“預計可修妥試車”。下午又電稱:“經試車,主機仍不能正常運轉?!辈㈦姼嬷鳈C在日夜搶修,預計次日可修好。同時詢問同安灣一帶是否安全。

24日又發電:“正在自制零件,爭取盡快修復續航?!?/p>

在幾天之內,臺北和汕頭招商局連續接到“海遼”輪出故障,并在日夜搶修的電報,竟然一點也沒有懷疑。此時,“海遼”輪已經航行了近5天時間,早已駛入琉球群島東面的太平洋中。

“海遼”輪船長方枕流

 

但是在這一過程中,除了盡最大努力與國民黨監控系統周旋,海遼號還和全副武裝的海盜激戰一場,險死還生。

二戰期間,菲律賓北面的巴林塘海峽周邊國家的政府都將主要精力集中于戰爭,無暇他顧,那里幾乎成了海盜的天堂。因此,并非軍事輪船的海遼號駛入這個區域時,便被海盜盯上了。

所幸的是,由于發現海盜時,他們正在打劫一艘商船,槍聲與大火讓海遼號船員們提前警覺,有了準備,不至于在睡夢中被人登船。

十幾名海盜發現了準備繞路避開的海遼號,狡猾的他們佯裝不理會,但還是駕著小船,悄悄貼著船舷,用鋼鉤子鉤住鐵錨,從錨孔摸上了甲板。

警覺的船員發現了登船的海盜,使用起義前準備好的槍支與海盜展開激戰。沖在前面的海盜被擊斃三個后,后面的海盜尋找掩體與船員們僵持對射起來,連駕駛室都被子彈打得千瘡百孔。由于大部分船員未接受軍事訓練,面對窮兇極惡的海盜,勝負還在未知之間。

 

激戰從凌晨持續到天亮。為接應登船海盜,海盜母船橫轉船身,攔在海遼號面前。如果被截停,大批匪徒將涌上輪船,后果不堪設想。方枕流果斷下令,直接撞擊海盜船,他手扶舵輪,將馬力開到最大,“海遼”號便像一匹脫韁的野馬,沖著海盜們直撞過去。

海盜船只是普通的鐵殼船,被撞后船身開裂,歪倒在海面上,海水往撞開的大洞里急速涌入,海盜們紛紛跳海逃命。已登船的海盜們見母船被毀,也無心戀戰,直接逃走。甚至有一個來不及逃遠的海盜還被船員們抓了活口,用來了解當地海域情況。

26日,汕頭招商局久等不見“海遼”輪的身影,終于意識到情況不妙。就在臺北招商局鋪開大網搜尋“海遼”輪下落的時候,“海遼”輪已經距離大連港只有不到500海里。為安全起見,方枕流連夜帶領全體船員再次為“海遼”輪喬裝改名。次日清晨,開始了最后階段的沖刺。

這天下午,又一架國民黨偵察機飛過來圍著“海遼”號繞起了圈子,雖然此時的海遼號經過了再次偽裝,懸掛著巴拿馬國旗、更名成“安東尼亞”號,飛行員還是不停地向下壓操縱桿,近距離對著“海遼”號不停地拍照,然后掉頭飛走了。

大家猜測,如果經過照片比對,“海遼”號基本外形和長度無法改變,十有八九會暴露,只能高度戒備并做好最壞的打算。

果然,第二天上午9點鐘,一架漆著青天白日徽章的P38單翼戰斗機直接對著“海遼”號飛過來,毫無預警就投下了一枚航空炸彈。炸彈在海里爆炸,“海遼”號船身猛地一震,幸運的是沒有傷到“海遼”號的筋骨。

海遼號立即作出應對,使貨船以“S”形軌跡全速前進。戰斗機又連續兩次投彈未命中,當它最后一次投彈俯沖至輪船上方低點時,船員們20多支槍一齊朝著飛機開火,飛行員為躲避彈雨,慌亂中導致左側機翼正好撞到船上的鐵桅桿,隨后拖著一股濃煙,在海中墜毀。

1949年11月,海遼輪船員起義紀念合影

 

海遼號再次贏得了喘息的時間。但即使是最后的一點路途,也充滿著威脅。

27日傍晚,海遼輪過三八線后,改向直駛大連港。渤海灣有國民黨軍艦形成的海上封鎖線,多艘敵艦巡邏其間,安全通過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方枕流全船實行燈火管制,不準一點燈光外露,趁著夜色強闖封鎖區域,抱著勇往直前的決心,全速前進駛向大連港。

28日,東方露出魚肚白時,從“海遼”號上可以看到大連港了。船員們已經涌上甲板,歡呼跳躍著慶祝。但是當他們打出事先約定好的“我要進港加水”的旗語暗號要求進港時,卻招到了當時駐守港口的蘇聯紅軍拒絕。

情況十萬火急。因為國民黨空軍再次派出數架B-24轟炸機,分別沿著長江和海岸線展開搜索,其中有幾架甚至飛越營口直逼大連,而停泊在海面上的“海遼”輪已無處可藏。只要一顆炸彈,海遼號便永遠進不了大連港。

此時,已經守候了整夜、負責接應的中共中央工作人員即刻與蘇聯方面溝通,及時打消了軍方疑慮。但蘇聯方面并未放行,而是做了一個兩邊不得罪的舉動:派出蘇聯引水員登船,引導海遼號拋錨在港界線上。這樣既令國民黨戰斗機不敢轟炸輪船,也不明顯放行,外交上對國民黨有個交代。

報務主任:馬駿、船長:方枕流(中)、大副:席鳳儀(右)

 

不管怎樣,海遼號徹底安全了。中央工作人員代表組織登上“海遼”輪,向全體參加起義船員表示熱烈歡迎和親切慰問。歷經艱險的“海遼”輪終于走完了8天9夜、航程2000多海里的起義之路。

1949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北京宣告成立,同時,停泊于大連港的海遼輪升起了五星紅旗。10月24日,毛澤東主席發來電報,慶賀海遼輪方枕流船長和全體船員同志在海上起義成功,并稱“這種舉動,是全國人民所歡迎的,是還在國民黨反對派和官僚資本控制下的一切船長和船員所應當效法的?!?/p>

受到海遼輪的鼓舞,中央航空公司、中國航空公司隨后在香港宣布起義,空中行宮號客機飛往北京。1950年1月15日,香港招商局全體職工宣布起義,海廈輪、蔡鍔輪、鄧堅輪、鴻章輪、教仁輪、成功輪、林森輪、登禹輪、??递?、海漢輪、中106LST登陸艇、民302拖輪和民312拖輪等13艘輪船陸續開回廣州。這些飛機、船只構成了新中國初期的重要航運力量。

第二套人民幣的伍分紙幣上的海遼輪

 

為紀念“海遼”輪起義成功,中國人民銀行經請示中央人民政府批準,在設計新中國紙幣時,將“海遼”輪船圖案放在了第二套人民幣5分紙幣正面的右邊。1955年3月1日正式發行,流通長達34年。

(參考文獻:2004年《海事大觀》——《“海遼”輪:人民幣上的英雄船》作者:史春林;
2010年《黨員干部之友》——《1949年臺灣“海遼”號起義內幕》 作者:汪更生 王春華;
2018年《炎黃春秋》——《“海遼”輪起義始末》 作者:鄭復龍)

2元顶呱刮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