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合伙人”

1933年,廣大華行五位創始人前排右起:盧緒章、田鳴皋、張平,后排右起:楊延修、鄭棟林

 

1948年底到1949年4月,華潤公司終于完成了一件大事。

抗戰勝利后,廣大華行從重慶搬到上海外灘一號亞細亞大樓底層

 

一個商業機構的并入,使得華潤的整體實力實現了一次飛躍。這個機構就是廣大華行,它在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時期都極其活躍,堪稱當時商業明星機構。而鮮為人知的是,它還是由中共中央領導的地下交通機構,是潛伏極深、運作非常成功的黨產。

廣大華行誕生以后,隨著革命形勢的不斷發展,經營范圍逐步涉及到醫藥及醫療器械、運輸、五金、紙業、黃金與外匯交易、進出口貿易等。在轉移到香港后,并入華潤之時,它向中央上交了高達100萬美元的資產。

而這個在亂世之間成就斐然的秘密紅色產業,起源于五個年輕人救亡圖存、報效國家的初心,僅從300元(時幣)艱難起步,終成參天大樹,寫下一段熱血傳奇。

華行初建

田鳴皋、盧緒章、楊延修、張平和鄭棟林五人的相識十分偶然,他們當時都是上海灘上平凡的小職員。

盧緒章13歲到上海謀生,一邊打工,一邊到上??偵虡I補習夜校(簡稱“商夜”)學習商業知識。1927年秋,17歲的盧緒章等人發起組織“商夜”童子軍,號召大家自我修養,日行一善。田鳴皋、張平、鄭棟林、楊延修陸續加入了童子軍。

 “商夜”童子軍在政治和社會活動中比較活躍,如參加了1929年的孫中山奉安大典,1931年長江大洪水后的救濟活動和“九一八”事變和淞滬抗戰期間的宣傳和救護工作等等。后來,由于內部矛盾,盧緒章等一批積極分子脫離了“商夜”童子軍,另組蘭社。但是蘭社也不能給這些熱血青年指明出路,再加上缺乏經費,蘭社成立不久就瀕臨解散。

1930年代,上海外灘鳥瞰,此時的上海,西式建筑林立,道路寬敞,小轎車眾多,碼頭處處

 

1930年代的上海街景

 

正是在這種政治上陷于迷惘,找不到人生出路的時候,盧緒章等人想到了經商,以為這樣不僅可以改善自己的生活條件,也可以為將來的活動打下一點經濟基礎。田鳴皋有洋行工作經驗,知道幫內地教會學校和醫院采辦西藥和醫療器械,收取傭金,是一項投資少、易經營的生財之道。于是在蘭社陷于停頓的時候,盧緒章、楊延修提議上述五人合伙投資300元,成立了廣大華行。所謂“華行”,是區別于上海灘上大批的外國洋行。

五人利用每天業余時間和節假日處理業務,不支薪水,同心合力,努力擴展業務。剛開始,他們就是個“皮包公司”,只是在郵局租了個郵箱,用郵售方式經營西藥、醫療器械業務。1934年,廣大華行遷到上海寧波路47號香港國民銀行五樓,并增聘了專職職工,還在閘北寶興路中興新村租賃了房屋,作為職工宿舍和倉庫,行里也備有一些存貨,成為一個像模像樣的西藥銷售公司了。

 

“九·一八”事變后的抗日游行

 

廣大華行成立不久,蘭社解散。但是盧緒章等人追求進步的步伐并沒有因此而停止?!耙欢ぞ拧边\動之后,全國抗日救亡運動空前高漲,中共上海地下黨積極發動上海各界進步人士組織救國會,開展救亡運動。盧緒章、楊延修、張平、程恩樹、舒自清等參加了1936年2月成立的上海職業界救國會,不久又參與組織上海洋行華員聯誼會(簡稱“洋聯”)。

“九·一八”事變,點燃了大批洋行華員抗日救國的激情,他們響應上海各界抗日救國會的號召,發起組織上海洋行華員抗日救國會,喊出了“鑒于亡國之前車,愿為先驅,共赴國難,殲此暴敵,以雪國恥”的口號。1936年10月,“上海洋行華員聯誼會”在上海八仙橋青年會禮堂召開成立大會,到會600余人。后來因會員發展會場較小,一些人數較多的活動常與同時期成立的上海銀錢業業余聯誼會聯合舉行。從一定意義上說,“洋聯”已是一個具有統一戰線性質的組織。

中共地下組織將大部分進步青年組織起來,學習革命理論。盧緒章、楊延修、張平等人參加了上海文化界救亡協會舉辦的社會科學講習所。1937年11月上海淪陷后,租界內的抗日救亡運動轉入半地下狀態,為了更好地開展活動,盧緒章、楊延修和張平等人,在洋聯的基礎上重組合法組織華聯同樂會(簡稱“華聯”)。

1940年上海廣大華行工作人員合影,前排右二為盧緒章

 

盧緒章先一步入黨,并在領導華聯和華聯黨團的過程中,發展廣大華行成員張平、楊延修、孫云海和劉聲等人入黨。廣大華行成為中共上海地下黨組織進行革命活動的一個據點,初步具備了紅色基因。

上海淪為“孤島”后,隨著國民政府內遷西南,廣大華行也敏銳地赴西南開拓業務。他們打通法國在越南海防的海關,抓住昆明交通中轉的優勢,大力開展貨物運輸及保險業務,建立了由上海經香港、越南海防到昆明、貴陽、重慶、成都等地一直通往新疆邊境到蘇聯的運輸線,取得豐厚的利潤,還尋到不少商機。這些商業運輸線,同時又成為黨的秘密交通線,“廣大華行”還在有關城市成立了分支機構,既擴大了業務,又擴大了秘密活動范圍。

這一時期,廣大華行還加以改組,吸收外來投資,正式成為一家股份公司,成立了董事會,仍由田鳴皋任總經理。由于廣大華行既有銷售經驗,又有運輸通路,所以上海多家藥廠委托廣大華行作為自己在大后方的銷售總代理。隨著大后方業務的迅速發展,1939年春田鳴皋和盧緒章商議,將廣大華行的業務重心進一步向大后方轉移,加強昆明分行。在這前后,張平、楊延修和一些職工先后被調到昆明工作。廣大華行還根據大后方的市場需要,經營五金、紙張等業務,迅速積累了大量資金。

1946年8月15日,上海廣大藥房在廣東路389號開業

 

中央的絕密“三線機構”

1939年1月周恩來領導的中共中央南方局成立后,決定通過江蘇省委物色干部,在大后方建立黨的秘密機構,執行黨的交通、情報和經濟任務。中共江蘇省委負責人劉曉等經過考慮,決定派盧緒章到大后方,以廣大華行為依托建立黨的秘密機構。1940年6月,通過調整,廣大華行業務重心轉到了重慶。

1939年至1941年,蔣介石集團接連制造了“平江慘案”“皖南事變”等一系列血腥暴行,中共在國統區的組織遭到嚴重破壞。面對嚴峻局勢,毛澤東提出白區工作方針:“隱蔽精干、長期埋伏、積蓄力量、以待時機?!敝芏鱽頌榇酥匦掳才艊y區內的黨組織:以八路軍辦事處、新華日報社等公開單位為第一線;原各省、市地下黨組織為第二線;再建立絕密性質的第三線機構。萬一形勢突變,第一線被迫撤退,第二線遭到打擊癱瘓時,第三線仍能扎根白區發揮戰斗作用。

廣大華行有較好的社會地位和經濟基礎,商業網點遍及半個中國,便于掩護黨的工作,周恩來將它選為第三線機構。從此,廣大華行由黨的一般地下機構轉為隱蔽最深的地下經濟事業和秘密機構,專做地下經濟工作,為黨提供和調節經費。周恩來指示他們“要以灰色的面目長期隱藏下來……在商言商,當好‘資本家’,但又要同流不合污,出污泥而不染”。

廣大華行前的宣傳畫

 

盧緒章、楊延修、張平等人遵照周恩來的指示,使廣大華行的力量不斷壯大,1942年1月公司資本增為500萬元。盧緒章等人在擴展業務的同時,也結交了社會各界人物,比如結識了蔣介石侍從室專員施公猛和軍統少將梁若杰、重慶航空檢查所所長嚴少白等人,施公猛甚至還為盧緒章搞到一個少將參議的頭銜。盧緒章和楊延修、張平等人,混在國民黨上層的黨、政、軍、警、特組成的圈子里。他們利用軍統和中央銀行的關系大量貸款,轉手高息放出;依靠宋美齡的航空委員會用飛機倒賣黃金、美鈔;通過孫科太子系與蘇聯做生意,獲取高額利潤……

1947年,上海廣大華行總行西藥部歡迎美國施貴寶藥廠克雷麥先生。中排右三為張平

 

設在紐約華爾街120號的廣大華行紐約分行

 

而后加入的舒自清是浙江奉化人,而蔣介石也是奉化人。舒自清利用這一點,常與國民黨的“四大家族”人士來往,以此尋找商機,刺探情報。后來,盧緒章又選派舒自清遠赴美國創業。廣大華行美國分行很快在紐約嶄露頭角,成為了商界黑馬。以致在爭奪美國施貴寶藥品在華總經銷權的斗爭中,廣大華行力壓宋子文,緊緊攥住了進口藥品這一緊俏戰略物資的銷售權。

可以說,在特殊時期,廣大華行秘密而有效地為黨掌管好了“錢袋子”。

抗戰勝利后,周恩來接見盧緒章,指示他繼續以“資本家”的身份積極經營廣大華行。盧緒章重返上海。1946年是廣大華行業務最為興盛的一年,一年中實現賬面凈利近百萬美元。這一時期,廣大華行為中共中央南京局等黨組織提供了更多的活動經費。

廣大華行重返上海后,不斷受到國民黨特務的暗中調查。為防不測,1948年6月之后,廣大華行黨組織緊急撤退,并放棄在臺灣發展的計劃,將廣大華行轉移到了香港。此時,全國解放已指日可待。廣大華行完成了歷史使命,并入華潤公司。盧緒章、楊延修等陸續北上,開始了新的工作。

忠誠一生

在廣大華行五個創始人中,楊延修、盧緒章、張平三人先后加入中國共產黨,并在周恩來等中央領導的指揮和關懷下,各自成長為獨當一面的商業及管理人才,在建國前后相當長的一段歲月里,成為共和國經濟建設領域之中流砥柱。

盧緒章領導廣大華行近10年,這期間,他需要頻繁與國民黨高官和大資本家打交道,更有中統、軍統特務的監視。盧緒章工作的每一刻都面臨著危機,在刀尖上跳舞,這個形容恰如其分。1980年的時候,有一部很轟動的電影《與魔鬼打交道的人》,就是以他為原型所創作的。

解放后,盧緒章應國家要求回到家鄉。1950年12月,盧緒章任中國進出口公司總經理,后任外貿部副部長,他還是第一任國家旅游總局局長。

而楊延修的經歷更為曲折而豐富。

1957年盧緒章(前中)、李應吉(左五,時任埃及第一任商務代表)、周傳儒(左六)在開羅參觀紡織廠

 

首先他在解放初期的上?;鹁€上馬,任工商局副局長。當時的上海已經是一座危城,國民黨逃走時劫掠了大批金、銀、物資,使經濟瀕臨崩潰,人民生活非常困難。為了打碎反動派妄想從經濟上摧垮新生人民政權的美夢,在中共上海市委的領導下,迅速成立了市工商局,許滌新任局長,楊延修、蔡北華任副局長。重點放在整頓市場、平抑物價、打擊投機資本,清理敵產,重組工商企業,恢復正常生產和經營等方面。由于工作優異,楊延修被選為上海市第一、二屆政協常委,擔任市第二商業局局長兼黨組書記。

在反右運動和“文革”中,仗義執言的他被打成“右派”,經歷了20多年的坎坷,但他從來沒有失去對黨的信心和共產主義理想,經受住了嚴峻的考驗。1979年1月,楊延修得到平反,被任命為上海市工商聯副主任兼黨組書記,市統戰部黨組成員,市政協副秘書長,又滿腔熱忱地投入到國家建設事業中去。

1953年7月6日,盧緒章與英國工商業貿易代表團簽訂合同

 

改革開放后,在新的歷史條件下,如何使我國經濟迅速與世界接軌,以便在不太長的時期內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是我們面臨的一個新課題。楊延修這位富有經驗的老兵當仁不讓被起用。他擔負著做好統戰工作,團結海內外工商巨子,探索建立現代企業新路的重任,與老友劉靖基等老一輩工商界知名人士發起組建了“上海市工商界愛國建設公司”,擔任副董事長。甚至在1996年,以85歲的高齡又出任董事長。

廣大華行與華潤公司合并后,張平是周恩來密電指示留港工作的人之一,另一個是舒自清。

1956年,楊延修在作報告

 

張平雖然渴望回到解放區,但是為了黨的事業,他毅然留下,還把自己在廣大華行十萬美元的股份,全部交給組織。在兩個公司合并之初,張平擔任華潤公司的執行董事,1951年擔任總經理,1952年至1960年任董事長兼總經理。

新中國建立后,華潤公司成為我國對外貿易的窗口,擔負著賺取外匯、引進先進技術設備、促進國內建設;密切香港與內地的聯系、溝通中國與世界的貿易往來等重任。

103歲的楊延修

 

1953年至1956年,為了使新中國突破封鎖,全面展開對外貿易,華潤公司受外貿部委托 ,穿針引線,并接待了途經香港去北京的英、法、西德、比利時等國大商人組成的貿易代表團。張平運用豐富的與外商打交道的經驗,帶領員工和代表團成員廣泛接觸,安排好他們的食宿、娛樂,通過宴請、會談等方式加強了彼此的了解,既宣傳了中國的政策,也摸清了他們的意圖,為外貿部的工作提供了大量參考資料。

1956年4月,新中國商業代表團第一次訪問歐洲,前排右二為張平

 

1956年4月,英國駐港商務專員哈里遜,邀請張平等人參加英國工業展覽會,同時訪問歐洲。訪歐期間,張平與英國貿易部次官、意大利前總統,西德、法國、奧地利、瑞士、荷蘭 、比利時、盧森堡等國的工貿部官員、國會議員廣泛交往。還撰寫了題為《新中國貿易展望》的文章,刊登在倫敦《遠東貿易》雜志1956年第5期上。主要宣傳我國“平等互利,互通有無”的外貿政策,展示中國廣闊的外貿前景,敦促歐洲各國與我們加強貿易,互利互惠。此文發表后影響很大,西歐各國發行了數萬冊單行本,印度一些報刊也紛紛轉載。這些都為以后的友好往來和雙邊貿易打下了基礎。

1960年夏天,張平調回北京,擔任中國糧油食品進出口總公司副總經理。由于他有豐富的在港商貿工作經驗,了解香港市場的需求,所以上級讓他立即參與籌備"三趟快車"(供應港澳鮮活商品 )的開行工作。

1956年春季,張平(右一)與時任外貿部出口局副局長的舒自清(中)、外貿部駐廣州特派員嚴亦峻在廣州商討舉辦首屆廣交會事宜

 

與其他廣大華行的“戰友”一樣,張平的一生都為黨和國家的事業孜孜不倦地工作,取得了優異的成績。1983年離休后,仍然繼續為我國的商貿工作貢獻力量。問到他個人的業績,他總是很自謙:“是黨培養我成為擅長經貿工作的干部,我個人實在沒有什么好說的?!?/p>

本刊根據歷史刊物收集整理,參考資料:
中國太平保險集團公眾號
《中國太平的“紅色基因”——記民安保險與廣大華行》
《中國保險報》2015年4月
《楊延修:“與魔鬼打交道的人”》 作者:陳斌
人民網 2014年1月
《為黨掌管錢袋的紅色特工》 作者:沈惠民
《百年潮》 2005年 第01期
《廣大華行:從小西藥行到中共三線地下機構》 作者:王元周
《百年潮》 2003年 第05期
《中共第三條秘密戰線的杰出戰士楊延修》 作者:伊里
《百年潮》 2003年 第06期
《從廣大華行到華潤公司》作者:伊里
2元顶呱刮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