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望七十年,紅旗展香江

20世紀60年代國慶節期間的香港中銀大廈

 

70年前的那個下午,當毛主席在天安門城樓上宣布“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了”的時候,歡呼的人潮奔走相告,熱淚盈眶。

也就是在那個下午,遼寧省大連港內,停泊著三天前剛剛起義成功的海遼輪。船長方枕流命令全體船員在后甲板上集合列隊,船上的收音機喇叭里,清晰地傳來毛主席豪邁洪亮的聲音。3時整,伴隨著《義勇軍進行曲》,海遼輪上與天安門同步升起了第一面新中國的五星紅旗。

從大連港的海面再往南3000公里,香港的華潤人同樣早早守候在收音機前,也同樣在某一個時刻猛然歡呼起來。他們跟距離自己最近的那個人熱烈地握手擁抱,在嘹亮的國歌聲中流下熱淚。從1938年算起,華潤人在香港堅持奮斗的11年,就是為了等到這一天。

但是,為了繼續潛伏工作,華潤還不可以公開掛國旗。彼時的香港,港英政府和國民黨殘余勢力對紅色力量依然高度警惕和壓制,尤其是國民黨還有殘留部隊在港活躍,敵人的威脅無處不在。慶幸的是,香港本地一些進步團體還是掛出了五星紅旗表示慶賀,興奮的華潤年輕人紛紛走上街頭,對那些鮮艷的紅色旗幟怎么也看不夠。

1950年1月15日,香港招商局的樓頂上升起了五星紅旗

 

新中國成立的喜慶氣氛逐漸平靜下來后,華潤人又一如既往沉浸在忙碌中。同年,由華潤公司為主體的“港管委”成立,統一協調管理中央在香港的企業。從那以后,在港央企實現了由分散經營到相對集中,之前互相只能保持距離的工作方式,變成可以公開地互相來往,如同親密的戰友。這樣的環境下,大家的配合度更好了,效率更高了,各種重要而緊急的進出口工作,也完成得很漂亮。

在戰爭的廢墟上建設新中國需要太多的物資,棉花、化肥、鋼材、醫藥設備……海量的物資需求一點點被解決,香港和國際社會對國內物資的需求,比如農副產品、土特產品等,也要一一完成。1950年,新中國的進出口工作取得了歷史上最好的增長,顯示了巨大的生機和活力。

1957年,華潤所在的寫字樓設于香港舊中銀大廈,正值國慶,晚上的寫字樓上點亮了“慶祝國慶”的燈光,祝福祖國華誕

 

轉眼間,第一個國慶日即將來臨。

遠望大陸,紅旗已如海,但在香港,五星紅旗掛與不掛,卻成了各方勢力角力的焦點。

時任華潤公司副總經理何平負責統戰工作,他接到了上級指示,要盡量發動香港工商界在國慶日懸掛五星紅旗。

可是,當華潤員工組成幾個小組,以同鄉的身份聯絡各個企業時,得到的反饋有喜有憂。喜的是,許多愛國華僑實際上盼望著掛五星紅旗,香港工商界一些代表還很快就做出了10月1日懸掛國旗、員工放假一天的計劃,中小經銷商也頗多響應。但是,具備一定規模的商會和團體,卻遲遲不肯也不敢表態。因為他們的很多利益受限于港英政府,國際反華勢力對新中國的“禁運和封鎖”已經形成,其他政治勢力,尤其是國民黨殘軍也在虎視眈眈,對于“槍打出頭鳥”的懼怕,讓他們有濃重的觀望心態。

如何撬動這塊沉默的鐵板?華潤人決定從香港一個重要的團體入手——華商總會(后更名為香港中華總商會)。它成立于1900年,是香港歷史最長以及最具規模的商會之一,影響力很大。

為了說服會長高卓雄,何平直接上門與其商議,除了總商會辦公樓掛國旗,也請求其動員商會成員統一行動。思慮再三,高卓雄還是給出了謹慎的答復,表示他本人雖然同意,但也還需要征得其他商會委員的一致同意才行。

1953年,華潤在中國銀行辦公樓里舉行慶祝國慶的聯歡活動

 

事情一時陷入僵局。時任華潤總經理楊琳將情況如實向中央匯報,并提出了自己的建議,希望得到中央的支持。

不久,一封信和一張邀請函從北京發出,寄到香港華商總會。來信者是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政務院華僑事務委員會主任何香凝老人,當時她已72歲高齡。她誠摯邀請商會派代表回國觀光,并囑咐大家,希望在首屆國慶來臨之時,務必懸掛五星紅旗國旗,既表達慶祝,也表示愛國熱忱。

何香凝老人的信在商會會員之間產生了極大影響,也給予了他們溫暖和決心。9月30日下午,華商總會所有理事和監事召開專門會議,最后一致同意:國慶當天,華商總會及所屬會員單位的寫字樓、工廠、門店全部懸掛五星紅旗。

根據香港《文匯報》當時的報道,香港、澳門兩地同胞紛紛公開慶祝國慶,在香港起義的國營機構、工人團體、工商界、文化教育界、新聞出版界、電影藝術界等,都以茶會、酒會、晚會等各種形式慶祝國慶,港澳各界還向黨中央和中央人民政府發去賀電。

星光行位于今香港尖沙咀天星碼頭背后,海港城旁邊。1967年的星光行,插滿了五星紅旗

 

終于,1950年的國慶日,香港街頭的五星紅旗林立飄揚。

但令人憤慨的是,國慶節后,在香港掛五星紅旗的商會和部分中小商人馬上受到港英政府的追查,也受到國民黨殘余勢力的迫害。華潤公司此次活動的重要聯絡人楊文炎等也被港英政府政治部追查,不得不遠走澳門避難。國民黨殘余部隊還在10月10 日大肆慶祝 “雙十節”。

抗美援朝戰爭爆發后,美帝加大了對中國的封鎖力度,國民黨勢力也愈發氣焰囂張。于是1952年—1954年間,華商總會成員迫于威脅,再不懸掛五星紅旗。不過,為了保持中立,也不再懸掛青天白日旗。

1954年,華潤慶祝國慶大合唱

 

1955年,華潤慶祝國慶的演奏表演,演奏者均為華潤員工

 

1956年,華潤慶祝國慶的舞蹈表演

 

1966年,華潤舉行國慶十七周年聯歡會

 

1956年,香港還發生了 “九龍暴動”。 國民黨殘余勢力為慶?!半p十節”,逼迫港人掛國民黨旗幟,對掛五星紅旗的港人實行打砸搶,華潤旗下的一些商場也一度被歹徒重點“關照”。

港英政府對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慶保持冷淡的態度,一直到了1978年9月30日,港督麥理浩應邀出席新華社香港分社舉辦的慶祝國慶酒會,才形成了回歸前的港督參加中國國慶酒會的慣例。

1992年,華潤合唱隊參加“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四十周年文藝晚會”的大合唱

 

1999年,華潤在香港展覽中心舉行了“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五十周年”的電影酒會

 

不管面對多少困難,五星紅旗的尊嚴與榮光都能夠一直在香港得以彰顯。1997年回歸以前,讓五星紅旗飄揚在香港,一直是在港中資企業和民間愛國力量在堅持和努力的事情,并且不斷擴大影響力。

華潤人比誰都懂得國旗的顏色是無數烈士的鮮血染成,無論是抗日戰爭、解放戰爭,還是新中國成立后的 “四大立國之戰”——1950年的抗美援朝、1962年的中印邊境自衛反擊戰、1969年的珍寶島自衛反擊戰、1979年的對越自衛反擊戰,華潤人都在國家的領導下,在另外一個沒有硝煙的戰場上忘我投入。

而在那些生死相許的歲月里,在忙碌緊張的經營工作之間,從1949年開始的每一個國慶節都是華潤人最神圣的時光,不會忽略,也不會敷衍。每個10月1日,不管時運如何艱難,事業如何辛苦,條件如何簡陋,他們都會換上禮服,隆重集會,多才多藝的員工們自編自導自演,在那一天載歌載舞,表達內心深藏的榮耀和喜悅。

2019年,國慶期間飄揚在香港華潤大廈前的五星紅旗(攝影/梁柱強)

 

時光流影,歲月如歌,一張張老照片承載了幾代人的回憶。當那些黑白照片逐漸變成彩色,當狹小的舞臺變成寬闊的禮堂,當幾十張樸素的笑臉變成充滿設計美感的集團大聯歡,當一代代人的黑發變成白發,白發的他們又迎來無數青春洋溢的臉龐……日新月異的剪影里銘刻著一句不變的心聲:我愛你,中國!

(參考資料:《紅色華潤》 ,部分圖片來自網絡)

2元顶呱刮玩法